飞剑问道 > 玄幻魔法 >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> 第73章 我小相公你管得着吗?

第73章 我小相公你管得着吗?(1 / 1)

“喏,你之前让我保管的好运项链。”

时渊很自然把【禁止玩赖金项链】递给了齐飞,毕竟最后要赢也是齐飞赢,自己戴着估计触发不了项链的强制效果。

齐飞心领神会,也很自然地项链戴上。

时渊转头看了看面具男,这家伙戴着面具,看不见什么表情,他唯一露出来的眼睛也在淡定地看着前方,没有什么反应。

时渊想了想,这家伙虽然是老千,但手法再怎么厉害,也强不过技能是直接换牌面的齐飞吧?

既然如此,自己只需要随便打打,在旁边陪跑就行了。

时渊这样想着,一阵轻松。

所以这圈时渊打得很随便,不喜欢哪张就打哪张。

时渊又摸到了一张,上面画的是一个小丑。

时渊看得有点呆滞,麻将里面有大王了?

“这是啥?大王?”时渊亮了亮手里的画着小丑的麻将。

“幺鸡咯。”面具男淡淡地回答。

“这tm是幺鸡?”

“这是我的麻将,有点个人特色的专属图案,很正常吧,而且麻将也没必须使用固定图案的强制规定吧?”面具男回答。

“这……好吧。”

时渊只能点了点头。

“要打哪张赶紧决定。”面具男直接催促。

时渊看了眼手里的幺鸡,上面的小丑咧嘴笑得好贱,他是越看越烦。

“幺鸡。”时渊直接把这张很丑的幺鸡打了出去。

“胡牌,24番,全小。”面具男直接摊牌。

时渊睁大了眼睛:“你……”

“是你自己打的。”面具男淡淡地说。

“行,下一把。”时渊只能认,把牌推进牌池。

“时兄弟,别放炮这么快啊。”旁边的齐飞说。

“我、我怎么会放炮知道,再说你那么强,能不能直接用你的胡牌提前阻止一下我放炮?”时渊说。

齐飞听了,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:“行,我要认真打了,交给我吧。”

众人重新摆好牌局,掷骰子决定庄家。

骰子结果揭晓,这圈由齐飞当庄家,由他先摸牌出牌。

牌局一开始,齐飞直接就把牌推倒:

“胡牌,168番庄家天胡。”

时渊又一次睁大了眼睛。

上来就胡,这也太嚣张了吧……

转头再看面具男,他眼里虽然有些惊讶,但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淡定。

“继续吧。”面具男把牌推进牌池。

这么张狂都没多大反应?

难不成面具男真的有什么能跟开挂的齐飞抗衡的手法?

时渊隐隐约约有些不安。

新的一圈。

这次骰子结果是面具男当庄家,先出牌。

牌局开始。

面具男也是直接把牌一推:“168番,庄家天胡。”

这家伙的千术也这么离谱?

时渊更惊讶了。

之后的几局,齐飞和面具男直接开始轮流胡牌,每次都是一上来就胡牌,不是天胡也是地胡。

这俩人直接不演了啊……

时渊暗暗撇撇嘴。

而时渊每次摸到牌,刚整理好,牌都还没捂热乎,牌局就结束了。

好不容易当次庄家,随便打出一张下家面具男就地胡了,又得重新摸牌。

时渊嫌烦了,新的一圈干脆直接只拿了一张放在自己面前,当作自己的牌。

面具男看着时渊面前孤零零的一张麻将,奇怪道:“你怎么就只有一张牌?”

时渊直接说道:“老子小相公你管得着吗?”

“小相公到一张牌?”

“麻将规则规定了不能小相公到一张牌吗?”

“那倒没有,随便你吧。”

牌局开始。

面具男并没有着急掷骰子,说道:“这样不停地谁先开始谁就天胡太没意思了,不如我们定个规矩,剩下的几局,不准自摸,包括天胡,如何?”

“那不行,凭本事自摸的,怎么能不算呢。”时渊直接摇头拒绝。

“你们要不接受,就别想知道轨道车的密码。”面具男冷冷地说。

“那齐赌神,你看你能接受不……”时渊立刻动摇了。

“我没问题。”齐飞自信回答。

“好好好,那就按你说的来。”时渊答应面具男。

“那好,我们重新摸牌吧,这次你多留意一点,可别相公了。”面具男看着时渊说。

“不用,反正我也不打算胡牌,相公方便点。”时渊回答。

“好,那你别后悔。”

“我不后悔。”时渊直接回答。

牌局继续。

让时渊意外的是,加了禁止自摸的规定之后,疯狂胡牌的这俩人就沉寂了。

按理说,另外的人打出一张牌,齐飞和面具男只要立刻把自己的牌换成对应的牌型就可以胡。

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。

时渊居然在齐飞的额头看到了点点的汗珠,另一边面具男的眼里也有点点疲态。

时渊估计是双方在暗地里互相对对方牵制干扰,导致换牌效率大大降低,两方并不能做到瞬间换掉自己的牌型,或许只能慢慢改变自己的牌,并勉强维持自己的牌型不被对方强行换掉。

所以加了不准自摸的规则之后,两个人只能靠别人打出的牌胡牌,想赢就没那么容易。

嗯……

牌局终于稍微正常一点了啊。

时渊不知道,他的猜测是正确的。

最开始时,叶觅夏打出一张东风,齐飞立刻把自己的牌换成了缺一张东风的牌型,正要胡牌,却发现自己的牌立刻变了样子。

他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只要稍一分神,面具男就会立刻换掉自己的牌。

没办法,他只能一直使用技能,维持着自己的牌不去被面具男换掉。

但是这样别人打出一张牌,他就没有余力去计算,把自己的牌瞬间换成对应牌型,只能一张张放过。

只是自己被对方安排,这样很危险,所以齐飞也在疯狂去换面具男的牌。

这个消耗要比直接把自己的牌瞬间换成要胡的牌消耗要小很多,毕竟换对手的牌嘛,随便换就行了,随手换的牌顺序很乱,基本上是胡不了的。

于是齐飞和面具男就变成了各自开局变成一副差一张胡牌的牌型,然后一直维持自己的牌不变等待别人打出需要的牌,同时不停地干扰对手,让对方换牌不那么容易。

牌局上瞬间出现了暂时的平衡。

另一边,打了一会时渊很快就发现了只有一张牌的致命缺点。

他手上有一张牌,算上每次摸的一张,一共两张牌。

而每次打出的一张,时渊只能在手上的两张里面二选一,可供选择的空间太少了……

又到时渊出牌了,他看着手中的一张三万和一张六筒发愁,一时拿不准打哪张。

“别看了,我猜你那两张牌都是我需要的,认命吧,别抵抗了。”面具男淡淡地说。

“我不信……三万。”时渊打出手里的牌。

“胡牌,我正好缺三万或者六筒。”面具男推到面前的牌笑笑。

靠,又放炮了……

只有两张牌,所以被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时渊一阵郁闷。

最新小说: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:开局拜师李牧,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