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 > 玄幻魔法 >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> 115章 学生守则(下)

115章 学生守则(下)(1 / 1)

五、关于同学之间。

1、对你的同学保持警惕,如果他们有反常表现,找借口推脱,及时报告老师或者保安。

2、你所有的同学只有一张脸,如果你见到有多张脸的同学,无论他说什么,选择无视。

3、不要参加没有老师通知的大规模活动。

4、如果你的同学邀请你去学校的某些角落游览/探险,婉言拒绝。

最后是一句加粗的文字:《学生守则》末尾附一张学生资料卡,读过之后请立刻如实填写该资料卡。

下面就是空白页,时渊以为到这里完了,结果翻过来又是一个《学生须知(补充)》:

随着《学生须知》实践的进行,学校发现了一些纰漏,对内容补充更新如下:

1、不会水的同学,尽可能远离水域。

2、学校浴室24小时提供热水。

3、公园目前只有一个出入口!切记!

4、夜间必要时,学校四角的塔楼探照灯的灯光也可以提供庇护。

5、发现特别的石头(纯色、晶莹、上雕刻有特殊图案),千万不要私自保留,尽快上交给老师或保安!

只有简简单单的五条。

然后就是几页空白页,时渊也不知道这些空白页是做什么的。

空白页后是一张学校的平面地图。

从上面可以看到,学校大体是规则的长方形,四面被围墙包围,每个角都有一个塔楼。

西南角是一大片公园,东边有一个很大的湖泊,湖泊东边有一片小树林。

最东北是只有一个实验楼不错,实验楼再往北就是空旷的一片绿色,但没有任何标注。

这让时渊有点奇怪,这么大一片全是绿化?

如果是绿化为什么没有标注?明明一小片树林都有标注。

时渊简单想了片刻,就继续往下翻页了。

最后是一张硬卡。

标题是学生资料卡。

就是这个。

还是听一下忠告吧。

时渊从包里取出一支笔,在名字上一栏写下了名字。

下一栏是学号,已经填好了。

然后就只剩下了学分栏和成绩栏。

这都不是时渊能填的。

合着就写个名字?

时渊正在郁闷,却看到学分栏上缓缓出现了数字:78。

成绩栏上同样出现了两个字:“优秀”。

时渊一下子就看不懂了。

学分和成绩在学生守则上特别强调过,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?

还有,自己怎么就刚来就优秀了?

再加上前面含着潮水般信息量的学生守则。

千头万绪。

“那个,新同学,你怎么刚来就走神,我看你半天了。”讲台上的年轻女老师突然说道。

时渊一个激灵,这熟悉的感觉,仿佛又回到了学校。

全班的目光一齐看向了时渊。

“来来来,你站起来。”女老师看着时渊继续说。

时渊只好站起来。

“来,回答我的问题,割腕应该切手臂的哪个部位?你给大家指一下。”女老师说。

我靠。

时渊傻眼了。

要问高中知识,他十有八九真的能答上来,但现在这阴间学校问的这阴间问题,谁能答上来。

“呃,这里吧……”

时渊随便指了指手腕的一个位置。

“回答错误,我刚讲过,你怎么听的!你指的这里是正中神经,没有很多血管经过,你切这里出血量并不多,还会因为伤及手的神经导致你的手无法使用,影响你的自杀进度,懂吗?”女老师有些生气。

“懂了老师。”时渊连连点头。

“坐下吧,认真听课。”女老师说。

“谢谢老师。”在全部的目光里,时渊无奈坐下,只能开始认真听课。

这学校太离谱了。

终于挨到了下课铃响,时渊终于松了口气。

回头再看右边,女孩也看着时渊,还微笑着朝时渊挥了挥手。

一个学生从两人之间经过。

时渊再看过去,女孩已经消失,只留下了一个空座位。

“人呢?”时渊一阵惊讶,俯身小声问熊始皇道。

“我看着一下就消失了。”熊始皇小心回答。

“算了,反正也是鬼,怎么消失也都合理。”时渊说。

接着时渊做了一个打算,那就是先不急着调查,暂时先正常上课生活,习惯一下这所中学的生活,再慢慢找切入点进行调查。

抱着这个想法,时渊开始了一整天的上课生活。

活人献祭课的老师是个穿着长袍,很瘦弱的中年男人,看着就像个邪教头目。

讲起课来也极具煽动性,动不动就让全班开始喊口号。

为了避免麻烦,时渊也只能跟着喊。

这门课的内容同样让时渊头大,基本上是手把手教时渊画七芒星。

然后课堂练习,让每个同学自己画个十三芒星出来。

时渊直接傻眼。

你妈的,能不能讲究点循循善诱,有这么上课的吗?

无奈的时渊直接画了个很丑的十三芒星交了上去。

结果被老师挑出来当作了反面教材。

“一般来说十三芒星是同恶魔交易的邀请帖,但你这个不是,你这个是给恶魔的笑话书,能让恶魔笑死在地狱里。”瘦弱老师当众说。

全班一阵笑声。

“抱歉抱歉……”时渊只能道歉。

折磨手段课同样变态,教课的是一个赤裸上身的强壮男人,感觉就像是各种影视游戏作品里的屠夫。

教的是各种酷刑,从刑具结构讲到使用方法,再向所有人介绍受害人的痛苦之处,时渊听得头皮发麻。

最重要的是,他还带来了几个细铁针来。

“这个东西很尖锐,很方便就能敲进指甲缝里,有人要试一试吗?”壮汉老师说着,挥了挥手里明晃晃的钢钉。

要是在其他地方,时渊会觉得老师在开玩笑。

但是在这个鬼学校,时渊很确定这个老师会真的让学生体验一下。

低头,避免眼神交流……

时渊心中默念。

“那个,就你吧,那个把头埋到书里的同学。”壮汉老师指了指时渊。

我靠。

这怎么办?

时渊在全班的掌声中,硬着头皮站了起来,缓缓往讲台上走。

这可是铁针敲指甲缝里啊!

时渊想想就一阵胆寒,要不装肚子疼走人?

还是直接反了?

讲台越来越近,时渊已经打算掏枪了。

下课铃响。

“好吧,下次再请感兴趣的同学尝试。”壮汉老师收起了刑具。

时渊如获大赦。

一屁股坐回了座位。

“兄弟,这学校太恐怖了,我觉得顶不住啊。你之前不是说你有免罚卡,要不随便查查让任务失败,把那卡用了跑吧。”熊始皇小声说。

“先再看看,不行了再用吧,毕竟那也是保命的东西,能不用就不用。”

时渊擦了擦额头的汗。

最新小说: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秦时:开局拜师李牧,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