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剑问道 > 玄幻魔法 >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> 第二十二章 念头通达?随心所欲?(求月票,求收藏,求推荐)

第二十二章 念头通达?随心所欲?(求月票,求收藏,求推荐)(1 / 1)

“那可恭喜你,不知门派究竟传授你何等神通?也说来给我听听,让我涨涨见识。”

方寒眼珠一动,脸上笑意不减半分。

“哈哈,告诉你也无妨”刘康抿了一口茶,放下茶杯,不以为然道,“传功长老传授给我的神通,乃是羽化门八大神通中的‘山岳炼形罡’。”

“方寒你有所不知,我羽化门八大神通,分别是紫电阴雷刀,大自在玄金剑气,天寒玄冥劲,碧绿七修神芒,天木大法,万水神诀,山岳炼形罡,九宫神形术。”

“山岳炼形罡?”

方寒微微垂下眼眸,阎耐心的给他讲解,“‘山岳炼形罡’来源于太古的黄帝土皇道,羽化门的这山岳炼形罡,只是黄帝土皇道的一部分,正好我知道完整的黄帝土皇道,可以试着和他交换。”

方寒沉思之际,刘康眼角的余光也在偷偷地瞄着他,嘴角的笑意也多了几分。

上次在方寒面前拿出“玄火鉴”,就是为了吊起那条癞皮龙的胃口。

现在看来,有戏了。

于是,两个心思各异的小银比,不约而同的开始全力出演。

“刘康,你上次猜得不错,蛟伏黄泉图的确记载黄泉魔宗的神通。”

方寒高深地摸了摸光下巴,卖了个关子。

“哦,你且说与我听听,究竟有哪些神通?”

刘康一拍桌子,瞪大了眼睛,装出一副惊喜万分的样子。

方寒以为刘康上钩了,心中窃喜,又清了清嗓子,抛出自己的诱饵。

“黄帝土皇道。”

“黄帝土皇道?”

刘康摩挲下巴,故作沉思,微垂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喜色。

“莫不是……大五行术中的黄帝土皇道?”

“大五行术?”

还是个小萌新的方寒自然是一头雾水,阎却有些意外的惊呼道。

“好家伙,这小子有点见识,居然连大五行术都知道!方寒,你有所不知,五帝大魔神通的真正名称,应该叫大五行术,被黄泉魔宗所得,故又被称为五帝大魔神通。”

见方寒有些震惊,刘康赶紧互掐几句,“我是在藏经殿内的一本典籍上看到的。”

“这蛟伏黄泉图不愧是黄泉大帝炼制的至宝,居然记载了这等无上神通!好在真气同源,我修炼黄帝土皇道,纵使真气法力比常人强上一筹,也不会被人怀疑。”

刘康喜上眉梢,又敛去眼中的异彩,笑吟吟的看着方寒,抛出一个让阎无法拒绝的好处。

“方寒,你放心,我刘康绝不会白拿你的神通。”

见刘康也是上道,方寒心中一喜,也,“刘康,我果然没白交你这个朋友。”

朋友,希望如此吧。

“方寒,那玄火鉴本是我不久前,探索一处上古遗迹发现的纯阳宝器。”

刘康微微颔首,脸上现出有些纠结的神色,似乎有些舍不得。

“我明天要去海洋归虚走一趟,过个两三日才能回来,你看……”

“不打紧,归墟之地鱼龙混杂,异常凶险,你自当倍加小心,带件宝器防身也是情理之中。”

方寒对此表示理解,到手的纯阳宝器还没焐热,就要用来交易,换成他也会舍不得。

刘康的“表演”在方寒看来是理所应当的,若是刘康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当场交易,方寒反倒会起疑心。

反正刘康迟早会跟他做交易,他也不急着让阎恢复,不差这几天。

“行吧,等我的山峰建好了,你就和红怡来参观吧。”

“好啊,那我可拭目以待喽。”

……

跟方寒谈好了一笔交易,刘康就愉快的离开卧仙院,准备动身前往万归海市。

一来自己的山头还得拖几天才下来,二来也能摆脱那些趋炎附势的弟子和长老,自己眼不见,心不烦。

在羽化仙宫四周是连绵的群山,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也是气象万千,一眼望去,浑然自成阵势,堪称羽化门的守护大阵。

一百零八座山峰,每一座都代表着着一位真传弟子

其中,有一座最接近羽化仙宫的山峰,这座山峰插天而上,高达千丈。白云还在山腰之间,山峰的顶上,悬浮着九座金塔,发出金光把整个山峰都笼罩住,万魔不侵。

天都峰!

在那天都峰之上,巍峨耸立的宫殿此起彼伏,让世俗的皇宫王府黯然失色。!

在天都峰宫阙的深处,有一座熏香缭绕的静室,一袭青衫的儒雅身影端坐棋盘之前,垂眸深思,正执棋与自己对弈,指间夹着一颗黑子,久久不曾落子。

一袭普通青衫的青年,好像世俗之中那种清寒的秀才,看上去没有一点神通,和其它的弟子迥然不同,然而周身偶尔泛起的一丝转瞬即逝的力量波动,却足以让任何一位世间的天之骄子为之侧目。

此人便是羽化第一真传,华天都!

此刻,银蛇剑原剑空正毕恭毕敬的站在青年的面前,低头作揖,神色前所未有的恭顺,仿佛面前是一尊神明,全无半点内院高手的自傲。

“大师兄,那刘康初入门派,不过区区肉身七重,却能在一个月内修成神通秘境。这等诡异的修炼速度,实在是匪夷所思。”

原剑空将自己准备好的说辞,娓娓道来,眼角的余光瞥见华天都反应平平,目光始终停留在棋局上,又继续阐述自己的猜测。

“大师兄,刘康乃大离王朝镇远侯的嫡子,与方清雪有同乡情谊,不但同出自紫电峰的方寒交情深厚,不久前还在瀚海沙漠接应方清雪。依我之见,方清雪莫不是将九窍金丹给了他?”

突然想到什么,原剑空又嗤之以鼻,“不过刘康此子甚是古怪,我曾试探过他,发现他言语中对掌教之位似乎全无兴趣,还口口声声说什么他修道所求,无外乎随心所欲,念头通达,真是好笑。”

“自古以来,惊才绝艳之辈,哪个没点奇遇?我羽化门乃是仙道大派,若无真凭实据,切勿妄下定论。”

华天都的眸光淡淡扫过棋盘,静若止水的眼眸,始终没有荡起一丝涟漪没有一丝波澜,语调宛如万年不化的寒冰。

“师弟愚钝,多谢师兄赐教。”

原剑空连忙诚惶诚恐的下拜,宛如臣子在皇帝面前般的畏惧。

“你此次表现不凡,我赐你一枚‘甲子大丹’,你回去多多修炼,争取下次重订山河榜,你能更进一步。”

指头轻弹,一枚金白二色的丹药,飞入了原剑空的面前。

“多谢华师兄!”

原剑空面露狂喜,将甲子大丹收下。

“退下吧。”

待原剑空走后,

啪嗒!

唯余清脆的落子声倏忽响起,棋盘上的“白子大龙”已经被黑子彻底围住了,陷入死地,突围无望。

“念头通达?随心所欲?莫不是忘了入门前长老的教诲吗?”

那双静谧而平稳地毫无波澜的眼眸,在最深处却隐藏着一股自私、狠辣、无情的本性……

最新小说: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:开局拜师李牧,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