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5章 气得捶胸顿足(1 / 1)

陆元宵结结巴巴看着圣人。

“圣圣……圣人来咱家啦?”少年老成的他,难免露出几分少年心性。

“圣人在上,请受学生一拜。”当即匍匐在地,结结实实给圣人磕了个响头。

智心听陆朝朝提起过家中不成器的三哥。

此刻见他眼眸清明,倒也不像个傻子。

心中还有几分惊讶。

“智心师父请进,书院中已经备好一切,只等众位啦。”

芸娘亦是惊讶,但她好歹已经见过世面,此刻倒也稳得住。

“圣人请进。京中女学已经建成,明日便能开始招生。”

“众位夫子是镇院之宝,只等分院建成就能上任。”

“这段时日,只能劳烦夫子们暂且在京中上课。”芸娘客气万分,这可是圣贤书中的各位大儒!!

门外众人眼睁睁看着圣人进了女学。

一众读书人想要靠近,陆朝朝便站在门口,抬手道:“关门。”

许太傅擦了擦额头冷汗:“朝朝,外祖虽已年迈,但外祖生平最喜教书育人。你这书院,还差夫子吗?”

许太傅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,他又是天子帝师,身份高贵,朝朝从未想过,他来当夫子!!

小姑娘眼睛亮的灼人:“差差差,差的多呢。”

“但是外祖,朝朝的庙小,可能给不了太多束脩……”小姑娘咧着嘴对手指。

许太傅摆摆手:“老夫真心爱教书,银钱不重要。”

“对了,圣人来上课,你可给了束脩?”许太傅好奇,到底给圣人开出什么样的待遇,才能将入道千年的圣人给请出山啊!!

“圣人以育人为己任,他免费来的。”

“不收钱。”

许太傅羡慕的腮帮子疼。

杵着拐杖颤巍巍的进了女学大门。

陆朝朝环视全场,她眼神落在谁身上,谁便惊慌的避开眼眸,不敢与她对视。

“我知道,众位师兄都是有骨气的,断然不会来女学做夫子。”

“朝朝就不劝了哈……”

“免得师兄们颜面扫地,说朝朝侮辱人呢。”小姑娘双手一摆,老神在在的背在身后,就要进门。

气得一众读书人红了眼眶。

平日里,读众位圣贤的文章已是幸运。可现在,圣贤就在一门之隔,他们若就此错过,怕是夜夜捶胸顿足,连书都看不进去!

恐怕垂垂老矣,咽气时都不甘心。

“你……要不再问问?”站在前头的青年鼻尖冒汗,猛地开口。

陆朝朝转身,哟,此人她认识。

“算了,这位林师兄,朝朝可认识呢。当初就是你,撕了登枝姐姐贴的告示。”

“也是林师兄说,谁入女学谁是乌龟王八蛋。罢了罢了……”

“朝朝不好让师兄们当王八蛋。”

陆朝朝从怀中掏出签字画押的纸,林师兄更是羞的面色发紫。

“朝朝可有证据呐,众位师兄亲自按的手印……”

全场读书人都快哭了。

他们骨气很硬,打死他们都不可能入女学当夫子。

可……

可她请出了圣人!!

读书人日日读圣人之书,拜圣人泥塑,圣人在他们心中高于一切。

陆朝朝对街角的小乞丐招手,小乞丐当即殷勤的上前:“彪哥……”

“去周遭村落吆喝,圣人亲自出山为女子启蒙,明日开始挑选学生,名额有限,先到先得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“四周分院还未建好,每日每堂课程,皆由众位大儒以及圣人轮流教学。”

“直到分院建成,众位院长每日一次课。且日日坐镇书院,随时可以切磋请教。”

“招纳来的夫子,亦是圣人学子。若有不懂之处,可寻课余时间请教院长。”

“这是本院夫子的福利,也算朝朝给大家开的后门吧。”

一番话,说的众多读书人心潮澎湃,差点跳起来。

“可以得圣人指点?”

“天呐,这是读书人之幸,读书人之幸啊。何其有幸生在北昭,居然能见到活的圣人,还能得到圣人亲自指点!!”

“圣人的弟子,皆是名流千古的大儒名师。咱们太幸运了……”

除了圣人,还有二十多位圣人弟子!!

都是圣贤书中的名家。

留下传诵千古的文章,被世人仰望的存在。

读书人皆是满脸狂喜。

一众文臣面面相觑,都是饱读圣贤书之人,谁能抵抗得住圣贤亲自指导?

一个老臣试探着道:“昭阳公主,老朽可否进去拜见一下圣人?尽一尽学生心意。”

陆朝朝摇着脑袋一脸无辜:“上次大人要撞死在金銮殿,朝朝好害怕。朝朝心灵受到了伤害,所以立下规矩,不允外人入书院。”

大人???

大人老脸通红,可一门之隔内,便是圣人。

那是圣人呐!!

就算得不到指点,能见一见圣人也是幸运至极。

“下官糊涂,下官糊涂啊。”

陆朝朝半点不松口,甚至抬手道:“关门。”

半点不理会身后哀怨的目光。

陆砚书陆元宵以及许太傅亲自作陪,带着众位大儒在女院内四处走动。

“朝朝所办的女学,不同于普通书院。”

“除了传授课业,也教导一些修行吐纳之法。甚至还有传授播种的课程,这是害怕学生不懂民生之苦。”

智心长老脚步一顿。

沉默一瞬后,突然笑了。

“是啊,民生之苦。”

“若一味地死读书,脱离民众,即便考出头,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他突然明白,陆朝朝此举,惠及千秋万代。

真正受益的,或许不是女子。

是天下人。

“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番薯。”陆朝朝蹲在后边嘀咕,众人听得此话会心一笑。

番薯来自西域,皇帝已经试种两年,还未大规模种植。

内城富户多,时不时街头有卖烤红薯的小摊贩,陆朝朝还会买来尝尝。

陆元宵确实是个痴儿。

跟在圣人面前走不动道,圣人对他似乎也颇有几分喜爱。

“虽无七窍玲珑心,但一颗赤子之心倒也难得。”是个很适合做学问的性子。

当晚,智心长老便留他在身边使唤。

说起来也怪,明明陆砚书天资最高,但智心长老在他面前却生不出指导之心。

仿佛……

有种莫名的压迫感。

最新小说: 狂野山村,从草垛开始 满级大佬她在星际财源滚滚 亮剑:让你发展,你带回一个师? 他不配你别哄 惨死后重生在七零,开局先刀养妹 招募系统,我的朝臣皆是陆地神仙 你贩剑,我发癫,盛京城里我是爹 转生成为基沃托斯魅魔 吞噬星空:美食震惊宇宙 崩铁:寰宇剑仙,玩家发癫